网站导航

中国古城墙:永远回不来的风景

14年2月28日 17:23 分享人:空空 热度:104594 ℃

A+
为什么凡是有幸保存下来的古城、古街、古村落,在今天看来,无一不是经典,无一不见个性,无一不散发出令人着迷的神韵和魅力?因为这是一种代际沟通的“灵性”传承,是人类社会农业时代人力和自然力妥协阶段的和谐之作。今天,我们表面上似乎已经超越自然,借助于水泥钢筋,可以随心所欲地改变城市的形态,改变建筑的风格,甚至可以把古人的百年之作一夜之间复制完成……但结果,却是“千城一面”。

中国古城墙之最

古城墙专题:历史的记忆,古城的故事! 365知识网西安朱雀门

1.现存最完整:西安城墙,周长11.9公里,高12米。

选自:365知识网

2.规模最大:南京城墙,曾经周长33公里,有13座城门,现存4座。

3.时间最久:荆州城墙,据说为三国时关羽所筑,南宋改土墙为砖墙,如今看到的为明清修造,周长11.2公里,高9米。

4.护城河最宽:襄阳城墙,周长7.6公里,城北以汉水为池,东南西三面凿有城濠,濠宽130米至250米,像平湖。

[ 转自365知识网 http://www.zhishi365.com/ ]

5.海防城墙:福建崇武半岛上,周长2.6公里,花岗石砌成,戚继光、郑成功都驻守过。

选自:365知识网

在当今世界上,仍保留有人类祖先为后代遗留的两座最大城垣建筑——中国南京城墙和开封城墙。雄伟的北京城墙,在近现代的兵燹和城建中大多毁损了;壮观的西安城墙,比开封城墙的周长,少了1华里半! 我站在时光河的此岸向彼岸遥望,缥缈而真实: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返。 若为南国春还至,争向东楼日又长。白片落梅浮涧水,黄梢新柳出城墙。闲拈蕉叶题诗咏,闷取藤枝引酒尝。乐事渐无身渐老,从今始拟负风光。围城筑墙小天地,争锋守地恶斗起。城墙古迹今犹在,圈城为霸知是谁?

在西安的城墙上可以沉醉到深夜,唱秦腔的爷爷们都已归家。荆州留有青苔的城砖在雨后很湿滑,随便伸手扶住的一块砖也许来自明代。其实都不过是走一走。走一走。每一座古城墙,都有让人安静的力量。只是遍寻湖南,无此等之处。

傅国涌先生曾说,中国是一个暴力传统非常深厚的国家。很多时候,暴力模式在主导着社会。他所言是朝代更迭,然而放到具体事件上去,未尝不也是如此。譬如拆墙运动。

只是这种暴力,并非流血,而是,简单,粗暴,疯狂,短视。

梁思成曾在几如艺术品般的北京城墙被拆之时“痛哭流涕”,他说,五十年后,你们会后悔的。其实有一种人,永远不会后悔,因其从不认为砖头有价值。而如我们老是往后看,不免总被人讥为矫情。其实并不是要一成不变,只是这个经常无底线的社会,文化与历史早被折腾得只剩一点遮羞布,如何能不好好护住。

这几年,愈来愈多的地方斥巨资开始修复城墙,盼其增点旅游之资本。是华丽转身还是堕入风尘,是巧笑倩兮还是东施效颦?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。

选自:365知识网

它们都完好时,拆。它们都拆了,建。原来,这也是,围城。只是再建,都终是黄永玉笔下那,“永不回来的风景”。

zhishi365语 轻轻地走近你,推开那一扇扇厚重的历史之窗;敬畏的脚步,一寸寸丈量着这片祖先遗留的土地。我知道自己是一个没有什么历史积淀的凡人,在故乡浩瀚的史海中,只能任凭思绪无边地飘荡着。
中国一向自称是“文物大国”,但目前我们所见的文物遗产损毁非常严重,甚至可以说文物古迹命悬一线也不为过。现在城市的面貌基本是“一年一小变、三年一大变”,很多地方对文物保护的理解是“重建”。在铺天盖地卷来的经济浪潮中,我们找不到五千年中华文明存在的完整证据链条。面对“千城一面”以“景观工程”为主题的崭新城市,我们抚摸不到历史的脉搏,寻找不到城市的灵魂。可悲的是处处都在排队申请进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,以为戴上这顶耀眼的帽子就可以提升城市的竞争力。依靠大拆大迁毁古造新的方式重建城市,不是智者的行为,反而说明这些人是绝对愚蠢的!一个丧失记忆的民族,一个缺乏历史的城市,即使每年列出无数“文物保护单位”,在“旧貌换新颜”面前,又能够保护什么呢?

本文导航
热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