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导航

6、挖煤洗尸

20年3月18日 12:54 分享人:空空 热度:11774 ℃

A+
韩国财阀,有点像早期的日本财阀,或民国时期的财阀。但现在比较少见了。有两大特点:富可敌国,影响国名生计,且一代代继承。另外有合法的政治权力,比如控制议会议席。中国有富人,但跟财阀差远了。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血钻故事(ID:xuezuangushi),作者:左页

对当时的韩国人来说,“5.16政变”似乎也就是新的独裁者上台而已。但正是这次政变,将韩国拉出了颓废的泥潭。

选自:365知识网

前面我们说过,光复后,韩国穷得叮当响,当时更强大的北朝鲜,又像饿狼一样潜伏在侧,让它时刻身处恐惧而无暇建设。

怎么兼顾国家安全的同时投入经济建设,是摆在当时韩国人眼前的难题。在朴夺取政权前,无论是第一任总统李承晚,还是后面的总统尹潽善,都未能解锁这道难题。

但答案说起来也简单,后来的韩国、西德,包括今日的中国都提供了答案:发展经济就是最大的国家安全。没有经济基础,搞再多核武器都不会有安全感,比如今日朝鲜。5.16的意义在于,它让一个明白这个道理的政权上台了。

夺权不久,朴正熙先去了一趟美国,亲自跟肯尼迪解释。他很直白:“韩国当前最大的任务是开发经济。就像德国一样,国家在分裂的情况下,经济实力不持平的话,经济落后一方在其他各种领域也会落后的。”

但搞建设需要钱,光喊口号没用。可朴承接的国家就一烂摊子,200人以上的企业仅24家,要钱是真没有,所以为了搞钱,一开始也干了不少荒唐事。

1961年夏天,在几个财政官员的鼓噪下,朴正熙发动了一场货币改革,花了450万美元印制费,在德国一家印钞厂赶制了四大箱新版货币,将原来的货币单位“圆”改成了“元”,并贬值10倍。据说这样一折腾,就能把大量隐形资金“吸出来”,国家就有钱搞建设了。

这种野蛮改革,本质是政府掠夺私产,结果可想而知:货币流通凝固,社会陷入大混乱,经济活动瘫痪。

接着,政府又想从企业主手上抢钱,借口打击“非法集资”,抓了一批企业家,说他们融资太多、垄断外汇买卖、逃税、向国外转移财产。弄得企业家们人心惶惶,信心大挫。

第一批抓起来的企业家,有一个叫李秉哲,第一制糖厂老板。朴正熙亲自审问他,两人因此有过一次尬聊。李对朴讲:“说我逃税,实在冤枉,现在的税法沿用战时税制,税金远远超出经营收入,严格遵循,是个企业都得破产。”

庆幸的是,朴虽然专权,但他抱着一颗拳拳爱国心,很快懂得了尊重企业家和市场规律。李老板跟他抱怨后,他回去把抓人的下属大骂一顿:“既然我们现在掌权了,就该让国民吃饱吧,靠连北边都不如的经济实力你想怎么办。差不多得了,让企业家们尽快回去为经济复兴做贡献吧。”

获释后,李老板召开记者见面会,表示愿意把全部财产捐给政府,还说朴一定能挽救国家。虽然为了保命说的违心话,但李确实没看错,他自己也得到了巨大好处,最终发展出一个史无前例的巨无霸:三星。

[ 转自365知识网 http://www.zhishi365.com/ ]

事实证明,靠掠夺企业家私产、偷偷印纸币,是行不通的。当年的韩国,干活的人不少,但工作岗位实在不够。全国统共2400万人口,1/10的劳动力没工作,矿工一半以上是高中生,其中24%为大学生,连博士也抢着去挖煤。

社会上闲散人员太多,政府看不下去,禁止年轻人白天在舞厅跳舞,理由是“应全身心投入国家重建,不能利用白天宝贵时间纵情歌舞。”他们抓了200名“流氓分子”,在市中心街道进行悔过自新大游行,挂着“我是流氓,愿意接受国民审判”“告别流氓生活,我们把年轻的心奉献给国家”等标语。(好熟悉的配方)

没工作,就会穷折腾。

1961年12月,情况终于迎来转机。冷战加剧,东德突然中断向西德派遣劳工的合同,工业发达的西德,一下子成了韩国的倒影:工作多,劳动力少。同处兄弟阵营,德韩正好优势互补,一拍即合,签订《经济技术援助协定》,德国出钱,韩国出劳力。

合同规定,派遣过去的壮劳力,先去西德学习采矿技术,号称“矿山技术训练生”,说白了就是廉价苦力。

朴政府正愁没处安置大量劳动力,因此不遗余力促成此事。保健社会部向全国发出招募广告,鼓吹国外务工有多好,媒体纷纷报道“德国呼唤你”。

第一批申请者超过14000人,只有250多人选中,其中不少是大学生。一名被选中的劳工听说能去国外挣美元喜极而泣:“家里实在太苦了,我希望我一个人的辛苦可以挽救一家人。”

从1963年选出第一批劳工,到1977年最后一批,韩国一共向德国派遣了7936名矿工,这就是著名的“派德运动”

[ 转自365知识网 http://www.zhishi365.com/ ]

韩国:血泪沉淀出的国运 365知识网

选自:365知识网

韩国:血泪沉淀出的国运 365知识网派德矿工和护士

底层矿工,工作相当繁重,暗无天日的工作环境,时常面临塌方漏水的危险。一名矿工回忆:“我们在潮湿狭小的矿井里干活,有不少人用炸药炸矿时送了命。”

居住环境也不好,为了省钱,往往几十个人拥挤在一间集体宿舍里,臭虫,疾病,寂寞和不适的气候,时刻困扰着这些工人,平时也没啥休闲活动,德国人酒吧聊天,韩国人蜷缩一团,偶尔宿舍边踢踢皮球。

1964年,韩国和德国再次签订劳务协议,这次派遣女护士。这些护士跟矿工一样,通过严格的招聘选拔而出,第一批为128名,截止1977年,派遣了共11057名护士。这些年轻妇女,待遇和男性矿工差不多,过去就是干德国人不愿干的苦活累活:照顾麻风病人、瘫痪的老人、精神病人,端屎端尿,擦洗尸体,一天工作9个小时以上。

女护士,每个月赚280至400马克,男矿工,每个月赚160多美元。这点工资在德国不算高,但远高于国内,韩国人能吃苦,省吃节用,将收入的80%寄回了家。

这些寄回来的钱,对一穷二白的韩国来说异常珍贵,据统计,韩国劳工年均创汇超过5000万美元,占当时韩国GNP的2%,为朴政府创造的“汉江奇迹”提供了第一桶金,也激发了韩国人的奋斗热情。

1964年12月10日,朴正熙夫妇去德国找贷款,特意去了一趟鲁尔地区的煤矿,慰问300多名矿工和护士。劳工组成乐队,演奏了国歌欢迎总统夫妇。总统在一个大厅里发表演说,勉励在外务工的同胞:“即使我们自己无法看到,我们也要为子孙后代打下繁荣的根基……”

韩国:血泪沉淀出的国运 365知识网演讲中泪流不止

总统的演讲,勾起了在外劳工的甘苦,一名护士突然泣不成声。一时间,无论男人或女人,整个屋子哭声一片。正在演讲的总统和一旁的夫人陆英修,以及所有随行人员,也随之泪流不止。

韩国人,太南了。

本文导航
热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