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导航

7、流血换发展

20年3月18日 12:54 分享人:空空 热度:11765 ℃

A+
韩国财阀,有点像早期的日本财阀,或民国时期的财阀。但现在比较少见了。有两大特点:富可敌国,影响国名生计,且一代代继承。另外有合法的政治权力,比如控制议会议席。中国有富人,但跟财阀差远了。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血钻故事(ID:xuezuangushi),作者:左页

夺权后,朴正熙向德国派了劳工,也向日本借过钱,为了国家发展他豁出去了,但他知道,美国还是最大的爹。

刚夺权那会,美国人不信任军政府,所以他需要反复解释。当时老美在亚太的关注焦点,已经转移到越南。朴正熙抓住老爹G点,1961年11月第一次见肯尼迪时,就主动提出往越南派兵增援。

朴愿意跟着美国打越战,有多方面考虑,其中之一是害怕美国人的精力转移后,从南韩撤军,弄不好一旁虎视眈眈的朝鲜会扑过来。等到1964年,朴政府预料,美国人不可能赢得战争,因为战争的合法性成疑,但依然主张派兵,因为战争也是发财的好机会。穷困潦倒的韩国,除了一把子气力,啥也不剩,就算美国战败,但如果参战可以赚来外汇,昧着良心干点坏事又如何?

但打仗不是派劳工,要死人的。狠人朴正熙想好了,为韩国尽快摆脱贫困,别说死点年轻人,一代人甚至都要做出牺牲。对美国来说,有人急吼吼替自己送命,出点钱不叫事。

1965年9月,韩国组建了第一支越战部队,人数达17890人。在送行仪式上,朴正熙对着一张张年轻的面孔说道:“现在和过去,我们总接受别人帮助,历史即将转入我们帮助别人的新时代了。”

截止到1973年,韩国累积派遣了32万人参加越战,高峰期同时在线48000人。代价是,一共5099人战死沙场,负伤11232人。好处当然也不少,年轻生命为韩国赚回10.36亿美元,一度占了韩国出口额36%,为本土经济贡献了充足外汇。

韩国:血泪沉淀出的国运 365知识网越战韩军

全盛期,80余家韩企和16000名技术人员跟美军签约,揽下修路、运输、装卸、疏浚和建筑工程等项目,学了技术,锻炼了赚钱能力,也为日后大规模进军中东建设市场,打下坚实基础。

由赵重勳、赵重建兄弟成立的韩进集团,正是利用在越南搞物流赚取的金钱,收购了大韩航空,终成一代财阀。一名叫K.R金的韩国女人,在越南开了一家面向美军的洗衣店,后来把洗衣店开到了芽庄、归仁、金兰等地,4年赚了170万美元。现代集体得到了湄公河永隆港疏浚项目和金兰建筑工程,尤其后者,让它4年赚了1783万美元。

用流血换发展,韩国人做到了。

但真的值吗?当时大部分韩国人流着泪咬着牙说“值得”,不过朴正熙的历史恶名,也多添了一笔。

1992年,来到越南留学的韩国学生郑久秀,花了三年时间遍访越战轰炸过的村落。她发现,韩军制造了严重的人道灾难,屠杀的平民高达8000余人,包括杀害孕妇、烧毁村落、刺杀婴儿和奸杀妇女,其中还包括太平村屠杀、丰一屠杀、和美屠杀等惨绝人寰的集体屠杀。

1998年,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访问河内,为韩军犯下的罪行道歉,承诺支援越南未来建设。但曾经亲自参与过越战的韩国总统全斗焕和卢泰愚,却装死连个屁都不放。朴槿惠批评金大中道歉是对历史无知,不过2013年她担任总统时,参拜了胡志明墓地,献花鞠躬。

历史时而残酷时而讽刺,谁能想到今日韩越两国摒弃前嫌,已成最重要的贸易伙伴,2017年韩国甚至超过中国,成为越南最大的贸易逆差国,三星也把大部分工厂搬到了越南。

一个流血换发展,一个流泪换工厂。

六七十年代的韩国,是个贫弱小国,无限压榨自己的国民,是他唯一出路,除了那些被派往德国、中东和越南的年轻人外,国内劳工也一样被榨成了干。

1970年11月13日,首尔郊区的和平市场纺织工业园,爆发了一场小规模工人抗议,十几个年轻人高喊着口号,要求政府和工业园区管理者,改善工人工作环境。但他们刚聚在一块,警察和保安就冲过来,殴打、驱逐。

选自:365知识网

这个小团队,由园区里十几名裁缝组成,组织者是22岁的青年全泰壹,也是一名裁缝,一张娃娃,看着像个十几岁的高中生。

全泰壹1948年8月26日出生在韩国大邱,父亲是个缝纫工,原来靠制作学生校服为生,但因为政局动荡、生意失败,欠下一屁股债,终日借酒消愁,殴打孩子老婆。不满13岁的全泰壹,担起家庭重担,先在家乡卖三脚架,16岁离开暴躁的父亲,带着母亲来到汉城和平市场,做纺织工人。

汉城有三大市场,东华、统一、和平,其中的纺织工厂生产了韩国70%的成衣制品,在朴政府“出口加工导向”政策下,这里也是压榨底层劳工最狠的工业区。

无论男女,一天工作15个小时是常态,订单来了,在夏季30-40度的环境下连续彻夜加班3-4个通宵。70年代,海大面包公司的女工罢工抗议,请愿书上写:“我们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,我们知道8小时工作制,但考虑到公司的情况,我们愿意工作到12小时,但超过12个小时,对我们来说太难承受了。”

为了应对高强度的工作,工人普遍服用防瞌睡药品,戏称“定时”,工人前一年一天服一片就够了,但形成耐药性后,一天服3片不见效。

工人为了避免丢工作,都学会了“憋尿”,忍受打骂、虐待、羞辱。工资也不高,根据韩国劳总计算,70-80年代,制造业工人平均工资只够满足生存需要的50-60%,年轻的工人们饱受各种疾病困扰:营养不良、慢性消化病、尘肺病、肺结核、神经衰弱、女子月经不调、妇科炎症等等。

选自:365知识网

韩国:血泪沉淀出的国运 365知识网韩国女工

但在全泰壹组织抗议之前,韩国工人很少集体抗议,更别说罢工了。一方面因为当时工作机会难得,抗议容易丢掉工作,大部分工人只能忍耐,另一方面,跟中国人一样,韩国人受儒家文化影响,极重家庭观念,为了家里的弟弟妹妹和衰老的父母,什么苦都愿意吞。当时一名工人在日记中写道:

“当我困得受不了时,想到了躺在病床上的父亲。当我的身体实在太累、手也变得麻木时,我撅撅手,想到了我的弟弟妹妹。但接下来,我的眼睛开始直冒金星。”

在组织抗议前,全泰壹已是裁床师傅,为了工友利益,找过老板谈判,向官员反映问题,都无效,这才有了抗议游行。警察很快制服了这群抗议者,收缴了上面写着“我们不是机器”的横幅。

抗议失败,绝望的全泰壹将工友拉到小巷子,对他们说,“局势发展到这一步,我们中必须有一人做出牺牲”,说完,把一罐汽油泼在自己身上,并点燃了一根火柴,火焰瞬间蔓延全身。在彻底烧死之前,他还拿着《劳动基准法》,并高喊着,“我们不是机器”。

工友扑灭了火焰,送他去了医院,但他已奄奄一息,亲朋好友无法凑足三万元手术费,他的妈妈李小仙,恳求在场的劳工部官员做担保救儿子一命,遭拒绝。咽下最后一口气前,他跟妈妈说,“不要浪费我的生命,请完成我没有完成的任务”。昏迷片刻后,他接着说道:“妈,我……饿了。”

1970年11月14日早上10点,全泰壹离开人世。

韩国:血泪沉淀出的国运 365知识网电影海报:全泰壹自焚

全泰壹自焚事件,在韩国掀起轩然大波,长期受压榨的工人被深深激怒。但他没白死,成为韩国劳工的象征,标志着经济民主化斗争的开锣。

由全泰壹为开端,女工们最早起来反抗。包括全泰壹的妈妈李小仙,后来也成为劳工抗争代表人物。

70年代,仁川的东一纺织公司,女工抗议运动活跃。厂方为了让女工们退出抗议组织,威逼利诱,使尽各种贱招,甚至鼓励男工性骚扰、恫吓胆小的女性。

1976年7月,女工们正在厂里罢工,一群穿着蓝黑制服的警察冲了进来,胆小的女生被吓哭了,其中一个女生建议脱掉上衣,跟男人们赤身肉搏。只见500-800个赤裸着身体的女人,挽着手,唱着工会会歌,紧紧贴在一起。

警察和男工都惊呆了,但无耻的男人最终还是冲进了人群,抓着女人头发,一个个拖着上了警车,200个女人躺在地上阻止警车开走。大量女工受伤,有两人送进了重症监护室,最后发展成了神经错乱。

YH商事贸易公司,成立于1966年,是一家专门制造假发的公司,70年代,世界假发市场衰退,公司衰落,老板将4000名雇员压缩到1800名,1979年3月宣布关闭工厂,引发工会抗议。

事情越闹越大,宗教团体和知识分子加入进来,8月9日,187名工人涌进了新民党大楼,在政治党派的支持下,继续抗议。两天后,100多名防爆警察砸玻璃窗户,推倒家具,进入大楼内抓人,许多新民党党员,和该党总裁、未来的韩国第一任“文人总统”金泳三,也被抓走了。

这次事件,第一次将工人运动与政党政治挂勾。后来同情底层工人专门打劳动纠纷官司的卢武铉,正是在金泳三提拔下进入政坛的,加上卢武铉的前任金大中,以及卢武铉的小粉丝文在寅,都算底层的代言人,也是军政的反抗者,并构成了韩国近代史上最重要的一条主线:反抗和民主。这条主线,与李承晚、朴正熙以及他后继的两位军人总统全斗焕、卢泰愚构成的军政线,形成终极大对抗。

韩国:血泪沉淀出的国运 365知识网韩国历届总统倾向

YH商贸事件,并非两大阵营第一次交手,之前金大中跟朴正熙已打过多次擂台战。朴正熙派人暗杀绑架他,但这人命大,好几次身临险境,却成功逃出生天。1971年,金大中参加总统大选,获得了540万张选票,差点扳倒朴正熙。

所以朴除了四处找钱外,他还要跟这些民主派斗智斗勇。这是用军政命令驱策底层民众发展经济必然会遭遇的问题。1970年,朴正熙把金泳三叫到了青瓦台,两人有过一次秘密会谈,朴跟他说:“兄弟,咱们别闹了行不行,我不是不想放权,但我一旦放开,国家势必大乱”。

YH商贸事件,除了偶然与政治勾连上外,其实它还产生了另外一个意想不到的后果:在铁板一块的朴政府内部劈开了一条裂痕,并直接导致朴正熙死亡。

选自:365知识网
本文导航
热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