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导航

9、财阀

20年3月18日 12:54 分享人:空空 热度:11769 ℃

A+
韩国财阀,有点像早期的日本财阀,或民国时期的财阀。但现在比较少见了。有两大特点:富可敌国,影响国名生计,且一代代继承。另外有合法的政治权力,比如控制议会议席。中国有富人,但跟财阀差远了。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血钻故事(ID:xuezuangushi),作者:左页

一个国家,有强势的向善力量,推着国家往前走,同时又有反抗的力量对冲,是很幸运的事。只可惜,在韩国,两种力量的平衡点始终没找到,反而深陷在仇恨的泥潭里,不同政治理念的人,无法和平谅解,斗得你死我活,形成著名的“青瓦台魔咒”。朴正熙的死,只是这个仇恨泥潭里的牺牲品之一。

选自:365知识网

当年军政总统全斗焕被人查出腐败,夫妻两跑去寺庙隐居避难,请求国民原谅,他的好基友同为军人出身的卢泰愚总统,也帮着打圆场:“前总统的罪孽就让它过去吧。”但政敌不依不饶,等卢泰愚下台,继任的金泳三政府把他们俩打了个包,一并送上了审判台。当时汉城的街头,市民打出标语:召集愿意向卢泰愚扔石头的人。

全斗焕和卢泰愚被审判后,韩国人算是真正结束了军人政治。但在军政垮台后,由它扶持并催熟的财阀,又变成了压榨国民的新势力,且比军政更加难缠。

军政时代,财阀受到政府诸多保护,工会被视为禁区。现代公司的创始人郑永周以反工会而闻名,三星的李秉哲则说:“直到黄土盖上我眼睛,否则永远不允许建立工会。”

当时的财阀像管犯人一样管理工人。现代集团的工人每天上班来到公司门口,拿着尺子的门卫先检查发型和头发长短,发型不合格不让进,头发太长当场剪掉,进入公司后先强制做早操,定时定量吃饭,吃的比猪差干得比驴多,下班了出工厂还要被搜身。

现代集团工人罢工抗议的高潮,出现在80年代卢泰愚政府时期。卢泰愚相对朴正熙和全斗焕,治理方式柔软一点,但现代集团求助,一样派出警察镇压工人。

军政府偏袒财阀是相当明显的。1962年,政府为浦项制铁(当时为国有)划拨了一块将近2000英亩的土地,但有80多户人家对动迁不满,起诉项目方。见项目受阻,朴政府果断采取强制措施,出动保安、警察,挖祖坟、拆房屋,毫无留情,并给那些敢动村民坟头的工人特别嘉奖。

浦项制铁立项时,国外银行担忧韩国还款能力,不肯贷款,眼看项目要黄,创始人朴泰俊直奔青瓦台,向朴正熙诉苦,要求挪用剩余的日本战争赔款1亿美金。这些赔款,是先辈们用死亡和残疾换回来的,原本打算用在农、林、渔业等项目。朴泰俊哭诉说,“如果我不争取这笔资金,浦项很可能永远沦为荒野。”朴正熙心里发毛,但思考片刻后,当场拍板:“冻结这笔资金,拨给浦项。”

1969年,三星响应政府“培育出口产业”,准备成立三星电子,但国内其他电子企业反对,认为三星参与进来,将会独霸国内市场(猜得没错),电子工业协会也以国内供给过剩,反对成立三星电子。李秉哲自从把朴正熙训了一顿后,朴经常找他咨询政策建议,1965年在朴的鼓励下建立了韩国肥料。这一次遭遇同行反对,他又亲自找到朴正熙本人,毫无悬念,很快就拿到了政府许可。

政府倾斜个别财阀,造成的后果是覆水难收,尾大不掉。大财阀以极低的利率从银行获得贷款,如果考虑通货膨胀,有时光贷款就意味着赚钱,导致财阀们不顾市场规律以及生产能力,拼命扩大产能和经营范围,不怕欠债多,就拍欠债少,多到死不掉最好。

结果,韩国经济出现了严重的重复投资、过度举债,在1997年金融危机前,财阀企业平均负债率高达300-500%。1997年,韩国经济崩溃,韩宝、三美特钢、真露、起亚等大型财团纷纷倒闭,政府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签订借贷协议,直到2001年才还清贷款。

文人总统金泳三上台后,搞过市场自由化改革,1998年金大中上台,也推出过所谓的“5+3”原则,提高企业经营透明度、防止非法继承和赠予,但这些改革并不能从根子上解决问题。原因是,财阀已深入韩国经济肌理,前30家财阀营收,占了韩国全年GDP的75%。

以今天的三星为例,它的市值占韩国GDP的22%,深入到韩国人从生到死的各个方面,财阀的“打工仔”李明博即使当了总统,见了三星总裁李健熙,也不自觉深深鞠躬。号称开明的卢武铉也一样没辙,为了救济一家不良信用卡企业,不得不违背自由市场原则,对金融企业实施半强制性集资,理由为“防止系统风险”。

如今的韩国,人均收入突破3万美元,普通人过得却很辛苦,经济增长了,工作机会和工资却不涨,因为财阀们囤积了大部分企业收益,不愿意分配。2017年,财阀企业累计营收利润增长54.8%,但失业率却升到9.9%。

劳工们从70年代开始维权,但他们的权益至今得不到保障,正式聘请的员工会罢工,财阀们就以临时工和小时工的方式雇佣,仅支付56%的工资,年轻人千辛万苦上大学,可他们中37%出校门后第一份工作只能是临时工。

尾大不掉的财阀限制了韩国创造力,任何创新产品刚一出现,就会被大集团收购,以至于韩国近20年来几乎没有出现任何创业英雄,中微企业丧失了崛起土壤。

近些年,财阀继承者们闹出各种腐败和生活丑闻,许多韩国人患上了“朴正熙乡愁”,幻想再次出现挽救局势的强势人物。但他们哪里知道,朴是他们今天幸福生活的开端,同样也是今日困局的缔造者。

尾声:韩国的未来

文人总统金泳三、金大中,和后来的卢武铉,都算和平交权,那是韩国政治史难得一见忘记了仇恨的蜜月期。但李明博上台,逼死卢武铉,又让韩国政坛再次陷入仇恨泥潭。

当年的卢武铉已经下野,在乡下过着无忧无虑的农夫生活,但因为民众有什么冤屈,总乐意来找他这个曾经的平民总统,所以下野后人气不降反升。

标榜财阀“代言人”的李明博很不爽,误以为他有什么政治目的,于是把他夫人和儿子接受贿赂的糗事曝光,利用检察系统不择手段骚扰威胁,让卢武铉苦不堪言。

卢武铉本就以底层代言人著称,道德是他的立身之本,受不了李明博挑起的舆论羞辱,更不想因为自己连累家人,跳崖自尽了。

卢武铉的小粉丝文在寅,亲眼目睹这一出悲惨丑剧的前因后果,隐忍着悲愤,一上台就把李明博送进了监狱。

从这个历史脉络来看,文在寅实际是“青瓦台魔咒”——韩国仇恨政治泥潭的最新一环。

1953年出生的文在寅,父母都是难民,出身底层,与卢武铉共过事,做了多年的人权律师,专门替底层劳工打维权官司。如果不是大哥卢武铉邀请,他根本没兴趣参与青瓦台工作。

他和卢武铉,年轻时主要干一件事,就是反抗专权,反抗军政府干预司法,促进现代民主和法制。那是属于他们俩的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,虽然生活动荡,偶尔还会抓进去关几天,钱也赚不多,但充满了正义的晕眩感,被底层民众需要的满足感。

韩国:血泪沉淀出的国运 365知识网年轻的文在寅

但在金泳三和金大中上台后,韩国政治实现了民主,传统的反抗斗争实际已经凋零,甚至没有存在必要了,因为军政已经宣告结束,没有什么可反抗的了。

所以文在寅辅佐卢武铉当总统那会,是他最痛苦的日子,被深深的厌倦感困扰,真实的政治生活并没有他年轻时从事反抗斗争来得兴奋,日复一日的是各种鸡毛蒜皮。在位期间,他曾三次提出辞职,只是碍于卢武铉的面子,又乖乖回去了。

选自:365知识网

很难想象,一个极度厌倦青瓦台政治生活的人,为什么会急吼吼跑去竞选总统?

[ 转自365知识网 http://www.zhishi365.com/ ]

很多人把他的动机解释为复仇,但更准确的说法,其实在他的自传里早就说清楚了:他一辈子在反抗军政,是李明博逼死卢武铉的过程,让他意识到韩国的民主法制并不是真正的民主法制,尤其是号称独立的检察系统,很容易沦为私仇工具。这意味着,他还需要继续为年轻时的理想而战斗。

选自:365知识网

那么,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,扭曲了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民主法制呢?

因为李明博被视为财阀的“看门狗”,所以很多人认为,扭曲民主法制的,正是背后的财阀。所以文在寅上台,也被认为就是要与财阀们来一场“你死我活”的较量。但这种脸谱化想象,只是舆论的意淫而已。

文在寅深处韩国政经中心,他当然比谁都明白,凭借一己之力,根本无望扭转韩国的财阀体制。他所能做的,也只不过是修补性的救济而已。简单来说,他无法撼动财阀们的根本利益,只能打击财阀的代言人、看门狗。

所以当李胜利们的丑闻曝光后,那后面更深更凶险的黑洞,他也只能在外面张望张望而已。

事实上,光应付那些看门狗,他就已经累得半死。

他今年9月无视争议,刚刚提拔的法务部长官曹国,因为女儿“论文门”上任仅35天就落马了,这位官员被认为是总统“心腹中的心腹”,任务是为改革当年逼死卢武铉的检察系统。

结果,随着曹国下台,首尔出现大游行,人们不仅高喊曹国混蛋,也高喊着“文在寅下台”,总统支持率从最高峰80%跌落到目前的40%。更可怕的是,据说已经送出国外的文在寅的女儿也被政敌盯上,正以涉嫌腐败之名调查她。

韩国:血泪沉淀出的国运 365知识网曹国低头

反复上演的“青瓦台魔咒”,似乎又在赶来的路上。

70年代,青春激扬的文在寅,被朴正熙政府送进监狱,他和卢武铉们多年努力,终于推翻了朴代表的军政。但不能否认的是,他也好,卢武铉也好,也是在朴那一代前辈流血流汗创造的物质基础上成长起来的一代人。

仇恨只懂黑白,但历史从来灰色。朴正熙和他催熟的财阀,其实都无法用简单的坏人和好人来概括。贡献和罪孽,冷血与温情,如果无法理解人性的复杂、历史的深邃,那仇恨的泥潭,就不会有干枯的一天。

本文导航
热门评论